伯鐸七號!!!

關於部落格
2008報紙閱讀第七組
  • 30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野草莓

野草莓全台串連 盼與馬對話 更新日期:2008/11/16 04:34 何醒邦、馮惠宜、陳洛薇、羅暐智、朱真楷/ 野草莓學運進入第十天,為凝聚更大能量,早已遍地開花的全台學生,昨日兵分六路北上大會師,在自由廣場擴大集結與串連,一起讓政府聽到野草莓的吶喊,整日約有近千人參與。甚至有三名學生以自囚方式,要求馬政府道歉,並正面與學生對話,別再透過媒體放話,他們不會因此解散。 針對學生們希望與總統馬英九對話。對此馬總統表示,學生關心社會並能表達出來,是正面現象,更以自己大學三年級就去參加保釣運動為例,肯定學生學運,可以拉近自己與國家的距離。 但他也強調,學生們希望能修改集會遊行法,從許可制變成報備制,他非常贊成,這是他的政見,本來就要落實,而且法案已送進立院,立院內政委員會已決定在下周邀請學生來參加討論。 昨日上午九時學生陸續進入靜坐區,數百位穿黑色T恤、戴口罩、斗笠的大學生,齊聚廣場前呼口號、靜坐,並高唱草莓之歌,繼續以和平的方式,抗議。活動持續到晚上十時許,現場學生、老師、社運團體及民眾近千人,而修改集遊法的連署已達五萬八千多人。 參與連署的上百位學者,昨日也來到現場聲援同學。教授們還臨時組成的「野教授」劇團,親自下海演出行動劇,以黑色幽默的方式,凸顯集遊法的濫權,及馬政府堅不道歉的傲慢態度,學生紛紛拍手叫好。 下午三點,重頭戲登場。三名載著口罩的男同學,在同學的歌聲中,分別被關進貼上「集遊惡法」、「國家暴力」、「行政濫權」的鐵籠裡,將以自囚廿四小時、吃喝拉撒都在牢籠裡的方式,要求馬劉道歉。而學生們也在牢籠外別上玫瑰,代表「愛與和平」。黑色鐵牢上插著鮮紅的玫瑰,對比格外強烈。 自囚的林同學表示,他們感受到台灣人民的自由與人權受到箝制,整個社會像是一個大牢籠,所以以自囚表示他們堅定的決心,盼望馬總統和劉院長可以聽聽學生的聲音。 隨後,台北、新竹、台中、嘉義、台南、高雄等各地的學生代表也串連召開記者會,發表各自靜坐心聲,並齊聲吶喊「抗議行政濫權!總統院長道歉!」「集遊法違憲!人權變不見!」 南北大集結 野草莓今會師 更新日期:2008/11/15 14:24 吳權修報導 本月6日起,野草莓學運至今已邁入了第十天,今日早上九點在台北自由廣場舉行串聯,集結台北、新竹、台中、彰化、嘉義、台南、高雄等地學生,共同提出訴求,內容包括要求總統馬英九和行政院長劉兆玄道歉、警政和國安首長下台以及立即修正集會遊行法。 雖然近幾天各地學運均只維持二、三十人在場,但因值假日,野草莓學運發言人李立偉估計,本次活動約有三千多名學生及民眾參加,包括北、中、南各地的學生團體、加上聲援連署的民眾也會到場。 本日全台大會師活動包括早上九點至十二點的野草莓代表串連大靜坐、下午一點至兩點的非政府組織(NGO)集結聲援、三點召開記者會、晚上七點半舉辦人權論壇,活動預計至晚上十點。 看問題/野草莓學運/全台大會師 攸關存亡? 更新日期:2008/11/15 09:28 記者林睿康/分析報導 為了擴大社會影響力,「野草莓學運」15日舉辦全台大會師,學運幹部雖然樂觀預估,會師學生總數將會超過千位,但這場北中南野草莓大集結,其實是攸關這場學運能否繼續走下去的關鍵,更是訴求修改集會遊行法能否更加開放的試金石。 這場野草莓全台大會師活動,今天上午9點正式展開,上午9時到12時代表們串連大靜坐;下午1時和2時,包括NGO非政府組織、學界分別加入串連,會師活動將於下午3時舉行記者會,活動一路到晚間,7時30分還將舉辦人權論壇。 這些在自由廣場靜坐的學生,從11月9日定名為「野草莓學運」後,外界就相當關注,這場學運會不會成為另一次的「野百合學運」。 民國79年的「野百合學運」,學生們以靜坐方式抗議國民大會通過臨時條款修正案,將75年增額代表任期延長為9年,同時提出解散國民大會、廢除臨時條款、召開國是會議和提出改革時間表四項訴求。而當時參予學運的人數達5000多人,更有多達57人投入絕食行列。 而這次的「野草莓學運」,起因是抗議海協會長陳雲林來台時,警方恣意驅離表達意見的民眾,學運並且提出的「總統和行政院院長應該要道歉」、「失職的警政長官應該要下台」和「儘速修改集會遊行法」三項訴求。不過,學生參與人數差強人意,大約只有100多人。 也許是因為學生人數的差異,當時前總統李登輝就任中華民國第八任總統後,就立即在總統府與「野百合學運」的53位學生代表正式會面,並且接受學生們的訴求,隨後並以錄影帶的方式向廣場同學表達善意,最後結束了歷經150小時的和平抗爭行動。 反觀「野草莓學運」,從開始靜坐以來,學生人數最多就只有100多人,有時候因為學校要上課考試,早上靜坐人數更是寥寥可數,雖然學運幹部曾經表示,這完全是自發性的學運,學生完全可以自己決定在什麼時候要做什麼事,不會去限制大家考試或上課,行動相當自由,但是給外界的印象,似乎是決心不足。 另外,學界和民間團體雖然相繼前來給予聲援,但卻也只是「說說而已」,並沒有和學生共進退,也難怪這個學運靜坐抗議超過200多小時,卻仍然沒有得到馬政府的積極善意回應,甚至還被行政院長劉兆玄揶揄,這些抗議聲浪「只要忍受兩天就過去了」。 為了讓馬政府重視,「野草莓學運」今天將進行全省大會師,但這場會師其實是學運能否走下去的關鍵,如果刻意舉辦的會師人數依然未見突破,就代表社會大眾和學生對學運訴求認同度並不高。 在民氣不足的情形下,又如何能要求馬政府給予重視、展開對話,或是尊重野草莓學運的訴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